来自 心境 2019-08-22 14:30 的文章

从诺奖谈零期:合瑞阳光,不走寻常路

2016年诺贝尔奖于北京时间10月13日落下帷幕。来自日本的分子细胞生物学家大隅良典,以在细胞自噬机理研究中的卓越成就独揽诺贝尔生理学或医学奖,成为今年诺奖最热话题人物之一。 

    大隅良典,现年71岁,是日本知名分子细胞生物学家,目前担任日本东京工业大学名誉教授。在接受采访时大隅良典提到,他所研究的“液泡”一度被认为是细胞中的“垃圾桶”,没有多少人对它感兴趣。“对未知事物的理解欲望,是我对液泡研究的热爱之源”,大隅良典说到:“我喜欢做别人没做过的事,即便它并不是很流行。”

(图片来源见水印)


    与大隅良典类似,北京合瑞阳光医药科技有限公司目前投身的零期临床试验在国内也饱受争议。谈到零期,大多数药企和研究人员说的最多的就是:“有什么用?”在获悉今年诺奖的结果后,合瑞阳光的领导感慨万千。“大隅良典先生获奖是实至名归,也是诺奖对这一类研究工作一定程度上的支持和认可”,合瑞阳光负责人说:“我们在零期试验方面所做的工作,受到了部分专家和企业的认同,但更多的还是质疑的声音。因为中国国情和行业的一些影响因素,零期试验其实并不被大多数人接受。而我们已经涉足其中做了大量的研究工作,这也是不被看好的原因之一。”

    面对质疑,合瑞阳光方面表示理解。“这是行业的现状,短时间内无法改变,但不代表不能改变”,暨南大学孔小轶教授称:“零期对于中国来讲,是一个新的领域,存在太多不确定性。而以往的研究方法常以失败告终,这更让大家犹豫不决。”据了解,合瑞阳光所参与的零期研究着眼于中国医药行业现有情况,在符合行情的基础上展开有价值的突破性工作。



    “如何在现有基础上找到新突破,是我们的重点方向。这是基础性的工作,也是最难的一个阶段”,合瑞阳光副总经理谈到:“大隅先生也是从事基础性研究的,他强调了基础工作的重要性,鼓励年轻研究人员的创新精神,我们深谙这个道理。”另一位诺贝尔奖得主,Edmund Phelps曾描述创新是要向旧的体制里引入新的产品、服务和概念,而体制内的接受者还未做好接受准备,这是创新在落地之前社会上猜测和疑惑较多的原因。 

  “正是由于有风险和挑战,才有了变革和进步的机会”,合瑞阳光总经理在最后表示:“作为CRO行业新起之秀,我们做了如此重大的决定并不是为了争第一,快出成绩。我们希望通过我们的努力,能够促使企业、行业对新的观点和研究方法给予更多的关注。”在问到对今后研究有何要求时,合瑞阳光总经理笑着说:“谈不上要求,我们也是在摸索中前行。大隅良典先生已经向世界作出了表率。借用他的话,我希望在零期试验研究的道路上,我们的专家、学者和药企不要怕失败,也不要总问‘有没有用’。” 
 

文章来源: 皇冠体育 http://www.ksycdp.com